李新伟:我们在玛雅做考古

发布时间:2017-05-14 13:37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李新伟:我们在玛雅做考古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国考古学迎来走向世界的新机遇。

  目前中国考古约有70多个国际合作项目。在世界文明的核心地区和“一带一路”关键节点进行考古发掘,正一步步成为现实。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在洪都拉斯开展的科潘遗址的发掘。

  玛雅,作为世界上唯一诞生于热带丛林而不是大河流域的古代文明,在科学、农业、文化、艺术等诸多方面,都达到了令人震惊的高度。 公元8世纪玛雅文明鼎盛时,有60多个独立的王国同时存在,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玛雅文明仿佛一夜之间消失于美洲的热带丛林,空留下成千上万座巨型石碑、绘有玛雅神话内容和伟大国王画像的神庙、宫殿和金字塔供后人拼图……

李新伟:我们在玛雅做考古

  科潘,是玛雅文明著名的城邦,被称为玛雅世界的雅典,它雄踞玛雅世界的东南隅,控制范围大致包括洪都拉斯的科潘河流域及危地马拉的牟塔瓜河流域中部,历经16代国王,在突然毁灭前文明从未间断…… 19世纪80年代,美国学者即在此开展考古工作,至今持续百余年,这使得科潘也成为被研究得最充分的玛雅城邦。

  李新伟多次与科潘擦肩而过,也曾羡慕日本人在这里从事考古。如今,中国考古人到玛雅做考古的梦想成为现实。

  李新伟:我们在玛雅做考古

李新伟:我们在玛雅做考古

洪都拉斯已经非常炎热了。

  5月9日是个好日子。在科潘遗址的核心区域做发掘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李新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同事植物考古学家赵志军和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刘歆益教授。

李新伟:我们在玛雅做考古

时间飞逝如电,一晃李新伟到科潘已经一个多月了。

  与玛雅文明曾经两次擦肩而过

  在去科潘之前,李新伟先飞往温哥华,参加美洲考古学会年会。

  这是他第二次参加这个著名的考古学家大聚会,上一次是2008年,会议地点同样是傍海面山、风景壮丽的温哥华会议中心。不同的是,上次参加的是中国考古的讨论组,这次加入的是科潘专题研讨会。

李新伟:我们在玛雅做考古

  “虽然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有点孤单,但演讲结束,大家纷纷过来祝贺我们的精彩成果。只有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韦伯斯特教授言语中颇含不平之意,可能是因为他1990年主持发掘了我们这个8N-11号贵族院落的东侧建筑,虽有重大发现,但未能坚持下去,心中有些懊悔吧。”

  会后李新伟直接飞往科潘。一下飞机,热浪扑面而来。现在是旱季,洪都拉斯最热的季节。不过一看到司机戴维,玛雅世界仿佛一下就变得真真切切,有声有色了。热烈拥抱后,开车驶向科潘,一路都是熟悉的风景。经过三个多小时山路崎岖,到达考古所的住处时,荷西和全体工人都在等着他。厨师布兰卡做好了卷了蔬菜的玉米饼taco和加了糖和奶的玉米糕tamalito,“正赶上停电,大家在烛光中边吃边聊,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快乐。”

  科潘,一年四季都适合做考古。在这里从事考古,就如同找到一份工作,项目不结束,工作就不会结束。”如果没有大的不可测的事件发生,中国考古学家甚至可以在这里做上一百年,那散布在丛林深处无人问津的金字塔也许正等待着我们的探访……”李新伟憧憬着。

  在此之前,李新伟和玛雅考古两次擦肩而过。

  2000年到2004年,李新伟在澳大利亚拉楚布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读博士。当时活动能力超强的系主任提姆雄心勃勃地要建设世界一流,聘请了研究世界主要文明的优秀考古学家任教,包括他的导师、现在斯坦福大学任教的刘莉教授。还有彼得·马修斯,是玛雅文明研究的权威,在玛雅文字破译方面与传奇神童斯图阿特·戴维齐名,33岁时就得过著名的、只颁发给天才学者的麦克阿瑟奖金。“我与他带来的两位墨西哥研究生是好友,但却没有时间听他的课。”

  另一次是2007年到2008年他在哈佛燕京学社做访问学者。 他的玛雅研究引路人哈佛大学费什教授夫妇就在身边,碧波第博物馆红楼边的科潘第13王石雕像复制品几乎是天天见,博物馆也经常举办关于玛雅的名家讲座,但李新伟既没有去听费什教授的课,也没有去听那些讲座。“那时候一心想的是多学些西方关于社会发展演变的理论,对中国文明起源问题提出自己的认识,心无旁骛。虽然知道比较不同的文明发展道路才能真正了解自己的文明的特性,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李新伟:我们在玛雅做考古

上一篇:公安部发重要提醒 清理僵尸粉不小心就散播黄片
下一篇:揭秘拍摄野生动物背后:饲养员指导动物摆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