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年后,他的儿子成为了朝鲜的骄傲。

朝鲜战争后,美国大兵詹姆斯·约瑟夫·德雷斯诺克留在了韩国,成为了美军在韩国驻军的一员。1962年,他投奔朝鲜。

德雷斯诺克在朝鲜育有三子,泰德、小詹姆斯和托尼。他们生在朝鲜长在朝鲜,说着一口流利的朝鲜语,胸前别着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红色像章。

泰德和小詹姆斯的母亲是多伊娜·布巴,来自罗马尼亚。据另一名投靠朝鲜的美国人查尔斯·詹肯斯说,布巴是被朝鲜政府绑架的人质,于1997年死于癌症。之后,父亲再婚,生下了小儿子托尼。

据华盛顿邮报5月25日报道称,近日,新闻机构“民族通讯”(Minjok Tongshin)的韩裔美国人鲁基南(Roh Kil-nam,音译)来到平壤,对泰德和小詹姆斯进行了为时1小时的采访。民族通讯是一家基于美国的新闻机构,主要播报朝鲜半岛的新闻,立场上较为亲朝鲜。

“我想劝诫美国放弃对朝鲜的敌对政策。他们(美国)已经做错那么多事,是时候从妄想中苏醒了。”36岁的泰德·德雷斯诺克在采访中说。他也有一个朝鲜名字,叫洪顺澈(Hong Sun Chol,音译)。

泰德的弟弟小詹姆斯,朝鲜名为洪澈(Hong Chol),穿着一身军装。他说,自己的军衔差不多等同于美军的上尉。对于美国,他的态度与哥哥相同:“是美帝国主义分子一手造成朝鲜半岛的分裂。”

此时,鲁基南问两兄弟,是否也将自己看作是“美帝国主义分子”。

“不,我指的是美国高层领袖。”小詹姆斯解释说。

采访中,两兄弟还谈到了他们同父异母的弟弟,托尼。母亲死后,父亲再婚,新妻子是一名多哥外交官的女儿。

泰德和小詹姆斯说,托尼正在学校上学,无法接受采访。

西方媒体对美军变节投靠朝鲜的故事格外感兴趣。2006年,BBC将德雷斯诺克一家的传奇故事拍成纪录片,题为《穿越边界》(Crossing the Line)。大多数美国观众对纪录片中的主角持反对态度,称大詹姆斯·德雷斯诺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叛徒”。2007年,大德雷斯诺克的故事登上了CBS的《60分钟》(60 minutes)节目。

1962年,大德雷斯诺克正处于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他的第一任妻子离开了他,自己与驻韩美军指挥官也极度不合。随后,他穿过了停火区,进入了朝鲜境内。彼时,大德雷斯诺克仅21岁。

来到朝鲜之后,大德雷斯诺克一边教英语,一边出演了众多电视节目和电影。不过在节目中,他的角色总是“邪恶的美国人”。大德雷斯诺克现年75岁,但由于身体状况堪忧,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

大德雷斯诺克并不是唯一一个投靠朝鲜的美国军人。朝鲜战争后,有6名美国军人先后投靠朝鲜,他们是拉瑞·阿伯谢尔,詹姆斯·德雷斯诺克、杰瑞·帕瑞希,查尔斯·詹肯斯,罗伊·钟(韩裔)和约瑟夫·怀特。

其中,查尔斯·詹肯斯在2004年因身体原因赴日就医,之后定居日本,他于2005年出版自传《告白》,讲述了在朝鲜的生活。其余5人一直生活在朝鲜,4人先后辞世,詹姆斯·德雷斯诺克是唯一活着且留在朝鲜的变节美军。

大德雷斯诺克隐退后,他的儿子们接手了父亲的“任务”。在朝鲜当局的眼中,这三个土生土长的美裔朝鲜公民本身就是最好的宣传。根据华盛顿邮报5月25日报道,采访选译如下:

关于他们自己

泰德说,自己1980年12月13日出生于平壤。“在领袖金正日无微不至的关怀下”,他顺利地读完小学、外国语中学,最后进入平壤外国语大学,主修英语和日语。他在劳动党下属的一家国防教育机构工作。

他和自己的朝鲜妻子育有一双儿女,女儿7岁,儿子6岁。

小詹姆斯重点描述了自己的军旅生涯。2014年,他自愿参军。他说,“将军友好热情,在每个节日我们都能收到礼物。我对社会主义主义满怀感激。鉴于不断恶化的半岛局势,我决定为军队贡献绵薄之力。”

他通过原来的同事认识了自己的妻子,现在两人育有一位6岁的女儿。

关于他们的父亲

对于父亲50年前的选择,两兄弟均表示理解和感激。

泰德说:“我听了很多很多关于他的故事。听得越多,我越觉得他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如果他当初没有来朝鲜,那么他便无法像现在这样生活。这个国家深爱着他,感激他所有细微的成就。”

小詹姆斯说:“他(父亲)是一个孤儿,但他的苦难并非因为他自己,也不是他的家人的错。这都是美国社会一手造成的。要怪就怪美国上层制定的政策。”

关于他们的梦想

泰德的梦想是加入朝鲜劳动党,“以报答我的将军(金正恩)”。并且,他也希望朝鲜半岛统一,“我想在国家统一时,站在将军的身旁”。

和哥哥一样,小詹姆斯最大的愿望亦是半岛统一。“我愿为祖国统一大业抛头颅洒热血,让世界看到金氏朝鲜是多么优越”。

关于美朝关系

泰德表示,“正如金正恩在大会上说的那样,美国应该与朝鲜签订和平条约,撤走在朝鲜半岛上部署的所有军队和核武器。这是解决问题最快的方式。”

小詹姆斯发表了一番现实主义安全论:“美国口口声声说朝鲜是个威胁,但不过是为其东亚战略找借口。就像两个小孩子打架,一个孩子用木棒打了另一个,所以另一个不得不也拿出木棒。当敌人以核武器威胁我们,我们就要制造核武器以保卫自身。”

对美国人民的建议

泰德表示,美国深陷双重标准的囹圄。“美国大肆指责朝鲜的人权问题。但事实上,我们享受着平等自由。而看看美国,白人警察光天化日之下枪杀黑人,视黑人的生命为草芥。我想告诉美国人民,该从他们领袖的固化思维模式出跳出来,和我们进行和平的沟通。那是你们自救的唯一方式。”

(稿件来源:观察者网 文/刘楚楚)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