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黄金周是中国人民的集体休假时间,人们自觉自愿地到各大景点“看脑袋”,累并快乐着。而中国的领导人们似乎更累,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位领导人在任期间抽出时间去休假。

相比之下,西方国家领导人要轻松的多。在春夏交际的八月份,他们往往会放下公务,出门休假。而且,他们都有“御用”度假地。

美国总统专用度假地——戴维营

位于华盛顿特区西北部卡托克廷山公园的戴维营,从罗斯福总统时开始成为美国总统首选的避暑山庄。罗斯福原本将其命名为“香格里拉”,后来艾森豪威尔总统用其孙子戴维的名字重新命名。

▲艾森豪威尔的孙子戴维和“戴维营”的合影

戴维营由多栋乡村别墅组成,石木结构的建筑分布在山间,整个营地颇具田园风格,清幽寂静。这里的娱乐、运动设施配备齐全,高尔夫球场、网球场、游泳池、健身房让总统们能够自由选择自己所钟爱的活动。肯尼迪总统一家热衷于骑马,福特总统钟情于雪地摩托车。里根在戴维营的休假时间比其他总统都长,除了骑马,他还喜欢在工作间做木工。

与前任们不同,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不太常去戴维营休假。他更喜欢位于马萨诸塞州东海岸的玛莎葡萄园岛。岛上气候舒适,适宜各种活动。奥巴马最爱在那里打高尔夫,也乐于和家人一起骑自行车、去海滩闲逛,或者到小镇上观赏每年传统的焰火表演。

▲2015年休假期间,奥巴马在玛莎葡萄园岛上打高尔夫球

2008年当选总统至今,奥巴马六次在玛莎葡萄园岛度假。明年最后一次总统假期,大概他还是会选择这座海岛,而不是戴维营。

俄罗斯领导人最爱“夏日之都”——索契

位于黑海边的索契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亚热带季风给城市带来湿润空气,背后的高加索山脉又抵挡住侵袭来的寒流。这里有众多的公园、纪念碑和奢华建筑,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从斯大林时代开始,苏联和俄罗斯的领导人就有到索契度假的传统。

索契是斯大林生前最爱的度假地。

1934年,一栋乡间别墅在索契建成。整栋建筑被刷上绿色,以便隐蔽在山林中,确保斯大林的安全。建筑四周设有宽敞的阳台,庭院里栽种着棕榈树。

▲斯大林在索契的别墅

别墅里的窗帘都被剪短了一截,方便警卫观察。斯大林不喜欢地毯,人在地板上走动的声音能让他觉得心安。别墅里的沙发防弹,靠背和两侧都比普通沙发高,当他坐下来,头就被完全遮住。这些都是斯大林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体现。

即便在索契,斯大林也没有完全处于休养状态——他在那里签署了大量处决令,“清洗”了至少四万人。他时常活在恐惧中,害怕死亡突然靠近。

斯大林之后,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苏联和俄罗斯领导人都曾在索契度假。

但他们都比不过一个人——普京,他才是索契的“头号粉丝”。

对于普京来说,索契就像另一个克里姆林宫,他跟平常一样在那里处理国家事务,还接待过5个国家的元首。索契的“BocharovRuchey”别墅是普京的最爱。这栋古典风格的两层小楼配备有直升机停机坪、游泳池和健身房,屋后的码头可停泊私人游艇。普京在这里滑雪、游泳、健身……充分享受假期的乐趣。

▲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普京在“Bocharov Ruchey”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英国首相们的最爱——康沃尔郡

与戴维营和索契类似,英国也有一个供领导人“休假式办公”的好去处——契克斯阁。这是一处建于16世纪、占地范围约600公顷的庄园,据首相府所在地——唐

宁街10号约66公里。1917年,亚瑟·李爵士将契克斯阁赠送给国家,英国政府在四年后开始启用它,在那里招待各国政界名流。

▲契克斯阁

在外国政要们看来,契克斯阁或许是一个合适的休假场所,但英国首相们普遍对它不感冒。

位于英国西南部的康沃尔郡,有曲折的海岸线、郁郁葱葱的山谷、海岸边的悬崖峭壁以及小渔村。这里吸引着无数游客纷至沓来,也是首相们偏爱的度假地。

撒切尔夫人经常和丈夫来这里的海滩上散步,布莱尔也喜欢带她的妻子在此度假。英国现任首相卡梅伦更是康沃尔的常客。2010年休假期间,卡梅伦的第四个孩子

在康沃尔出生,他对这个海岸城市的感情自然更加深厚。此后五年,他每年都带着爱妻萨曼莎和孩子们康沃尔,游泳、冲浪或在岸边餐馆闲坐聊天,好不惬意。

▲2010年夏季,卡梅伦和怀孕的妻子在康沃尔度假

中国曾经的“夏都”——北戴河

北戴河,在中国可谓是家喻户晓。它坐落于河北省秦皇岛市西部,海风凉爽,气候宜人,是著名的避暑和疗养胜地。2003年前的每年夏季,中央高层都在此办公,许多重要决策也在此产生,因此北戴河被广泛称为中国“夏都”。

北戴河是游泳的好地方。中央领导人们每次来这儿休养,总免不了跳进海里,感受一把逐浪的乐趣。

毛泽东在办公期间每天都去游泳,他喜欢热闹,爱和年轻人一起游,一边游还一边聊天,高兴得很。

▲毛泽东伫立在北戴河海边

邓小平也对北戴河的大海也很有感情,常常在西山浴场畅游。偶尔遇见群众想要拍照,邓小平也亲切地请人一起合影。

为保证首长安全,每个游泳区都配备有救护员。海边立着牌子,提醒领导人和工作人员涨潮和退潮的时间。

2003年,中央取消夏季到北戴河办公的规定。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我相信,天津一定不会只想接纳那些大红门和动物园批发市场的商户们。如果天津是开放包容、安全自在的,那些在北京睡地下室、吃盖饭、拿微薄工资的年轻人,有什么理由不去天津?

说到底,抒写乡愁不能是无病呻吟,最重要的是,一要帮助那些被社会转型无情“遗弃”的人(好比有了数码技术,制造胶卷的人必须改行求生,他们没犯任何错);二要努力搞好“三农”的现代化建设。

其实,创新并不只限于科技,财经、政治都需要创新。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模式,也是我们创新的结果,是我们“摸着石头过河”创造出来的。除了要有能接受创新的心态,我们是不是还应该有敢于试错的勇气。

奇葩的故事还有很多,说多了于有些人是眼泪,于有些人是火气,于有些人是笑料,而于我的则更多是困惑不解:群众口碑如此差,为什么她还能够在领导岗位上一做再做?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