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草果,我们的致富果

发布时间:2017-11-10 18:48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草果丰收

本报记者 李寿华

初夏5月,怒江大峡谷群山披绿,碧水滔滔。从福贡县匹河怒族乡至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普拉底乡沿江一带,茂密的森林边,山涧箐沟旁,一条条天然的绿色长廊,碧绿青翠,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吸引着初到怒江游客们的眼球。“那是什么植物?那么绿!”“它是我们怒江的‘致富果’——草果。”

峡谷两岸致富果香

从2月份开始,独龙江乡马库村70户村民忙碌开来了:有的在箐沟补种草果苗,有的忙着除草砍枝,有的补种遮荫树木。“它是我们的‘宝贝’,致富全靠它了。”村民迪志新看着眼前一片绿油油的草果地,满心欢喜。他告诉记者,马库村以前交通不便,当其他村移栽草果时,他们却只能靠人力搬运进行零星种植。公路修好后,村里开始大面积种植草果。去年,草果价格上涨,迪志新卖草果收入1.5万多元,一家人乐开了怀。

“草果喜阴,种在大树底下,不仅不破坏生态,还给我们带来可观的收入。”在巴坡村委会主任王世荣看来,草果是生态与经济效益双赢的产业。去年,全村仅草果一项人均增收700多元。

以前,包谷、洋芋是独龙族群众赖以生存的农作物。一年四季,辛辛苦苦,收入却很有限。如今,独龙江乡的草果面积达65133亩,成为独龙族群众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下一步,独龙江的草果种植要向产业化、规模化发展。做好草果的烘干、加工和销售,草果产业将给独龙族人民带来更加美好的明天。”独龙江乡党委书记和进义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从普拉底乡到匹河怒族乡,怒江西岸,那些隐在密林中,在风中摇曳生姿、绿意盎然的片片草果地,组成一条绿色长廊。花开时节,峡谷两岸飘荡着缕缕清香,沁人心脾。

福贡县架科底乡整个地形为“V”型。山高坡陡,旱地多,水田少。长期以来,该乡傈僳族群众除了包谷种植,没有其他经济来源。这几年,该乡利用植被茂密,雨量充沛,四季温暖的优势,把草果作为精准帮扶的一大举措,优先发展推广。

“几年前,家里的7亩山地种上了草果。去年开始挂果了,卖着两万元呢。往后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维独村村民恒三言说起草果种植给家里带来的变化,满脸喜悦。现在,全乡草果种植面积已达4.5万亩,挂果面积达3万亩。小小草果,产生了大作用,成为山区群众的“金果银果”。

怒江州98%以上土地属于高山峡谷,自然资源虽然富集,但资源优势未能切实转化为经济优势。曾几何时,各族群众在“大字报”的山地上春撒一脸汗,秋收一筐粮,日子艰难而窘迫。

几十年前,泸水市鲁掌镇三河村村民砍树卖钱,生态破坏了,生活越来越艰难。如今,山坳里,河谷边,草果、核桃郁郁葱葱,宽敞的水泥路连接家家户户。村容整洁、生态良好,生活富裕,成为全州生态文明村、富裕村。

随着草果种植规模及产量的逐年提高,泸水市许多山区农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方式有了很大的转变。一些从事草果采购、加工销售的服务商不断涌入市内,草果协会、专业合作社等各种服务组织也应运而生,一大批草果经纪人、经营户如雨后春笋,茁壮成长。在繁荣城乡草果销售、加工产业的同时,也鼓足了自己的腰包。

大兴地镇卯照村民李正华,走村串寨收草果,然后到六库市场卖,慢慢建起了自己的草果烘干车间,引进外地投资商,成立合作社,成为远近闻名的草果经纪人,买了车,建了房,带出了村里十几个草果经营户。

“草果既是日常食品香料,又是药材和化工原料,用途广泛,在怒江很有推广种植价值。现在怒江草果产业发展很快,已成为怒江各级政府和老百姓一致认可的发展路子,成了各族群众眼中的‘绿色银行’。”怒江州政协副主席、州农业局局长胡荣才说。

规模种植打造富民产业

连绵不绝的群山,是怒江农业生产的制约瓶颈,也是大自然赋予怒江的宝贵财富,只要利用得当,坚持绿色发展,广阔的山地,也是金山银山。随着国家对怒江扶贫力度的增强,多姿多彩的林下经济财富开始在贫困山区显山露水。

怒江低势河谷气候很适宜草果生长,发展草果产业具有很大的优势。这几年,怒江州委、州政府将草果作为扶持发展的重点产业项目,利用退耕还林还草政策,积极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引导群众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不断做大做强草果产业。短短几年,怒江已成为云南省新兴的草果种植生产地。截至4月底,怒江草果种植面积达85.17万亩,产值超过2.2亿元,一个新的绿色产业在怒江峡谷遍地开花、结果。

“金果银果不如普拉底的草果。”地处峡谷深处的普拉底乡,是怒江名副其实的草果之乡,8万多亩草果已成为全乡农民群众脱贫致富的核心产业。

上一篇:草果生姜煲瘦肉
下一篇:2017年人造草果岭引领景观设计新趋势